周二早上,移动出行公司Uber首席执法官Tony West在博客中宣布,Uber将不再强迫性骚扰或受攻击的小我私家受害者进行强制仲裁。这是继微软之后,第二个取消性骚扰诉讼中强制仲裁的公司,各界人士对此也纷纷体现支持。

执法专家称,Uber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该公司经历了多个广受关注的丑闻,这么做是正确的,但仍不能解决团体诉讼问题。

Uber废强制仲裁 迈出要害性一步

WigdorLLP律师事务所律师珍妮·克里斯坦森对Uber的做法体现赞同,该律师曾处置惩罚过一起因性骚扰控告Uber的案件。

他认为:“这是做出改变的第一步,但是,仅仅使此类案件不再保密,并不能解决该类性骚扰等宁静问题。”Uber并没有提供过往已处置惩罚过的性骚扰案件的具体数据,该公司体现将不会重新回访已通过保密仲裁法式处置惩罚过的案件。

加州大学执法学副教授维纳·杜巴尔说:“这种取消强制仲裁的做法是正确的。仲裁协议能预防团体诉讼,这有待做出进一步改变。”

Uber废强制仲裁 迈出要害性一步

追念已往,为平息指控,性骚扰受害者被要求进入仲裁法式并告竣保密协议。这将阻止她们向民众说出自己真实的遭性骚扰的经历。该针对员工以及客户的强制性仲裁条款受到了公共批判,因为公司可以利用这些条款来让受害者保持缄默沉静,并将其潜在的非法运动掩盖起来。[page]

而破除强制仲裁无疑是对受害者的一种尊重,也是一种有效的资助,这使得受害者能够果真为自己发声。Uber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现在,该公司的性骚扰受害者可以通过调整或向法院起诉来平息指控,若选择进行调整还可以决定是否对该调整法式保密。

Uber废强制仲裁 迈出要害性一步

在Uber宣布破除强制性仲裁条款后几个小时,Uber的竞争对手Lyft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一位Lyft公司讲话人体现,该公司针对遭到性骚扰的搭客调整了他们的这项政策。他体现:“今天Uber公司做出了一个良好的决策,我们也同意针对性骚扰事件的受害者移除保密要求,而且针对此类事件不再强制执行仲裁,让他们可以选择对自己最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一条款适用于搭客、司机和Lyft员工。”

Uber废强制仲裁 迈出要害性一步

尽管面对公共舆论迈出了重要一步,但Uber依旧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例如针对该公司的团体诉讼。该次举措也没有考虑到其它公司内部问题,好比薪资不公等等。面对民众舆论,公司内部问题,以及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Uber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它会怎么走好接下来的路,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