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二,Uber成为美国第二家破除强制性仲裁条款的大型科技公司,允许性骚扰受害者接纳果真起诉等手段解决她们的指控。

北京时间5月16日早间消息,此前Uber宣布,公司破除强制性仲裁条款,允许性骚扰受害者接纳果真起诉等手段。在几个小时后,Uber的竞争对手Lyft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针对性骚扰受害者破除强制性仲裁条款。

此事很重要的原因是:该针对员工以及客户的强制性仲裁条款受到了公共批判(包罗Uber密告者SusanFowler),因为公司可以利用这些条款来让受害者保持缄默沉静并将其潜在的非法运动掩盖起来。

Uber和Lyft相继废强制仲裁  受害者可向法院提起诉讼

受害者们现在可以凭据他们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如何对性骚扰和性虐待进行指控——调整、仲裁或者走上果真法庭。

然后,有一点需要注意:宽免只适应于小我私家索赔而无法适用于团体诉讼。所以最近要求Uber董事会将她们从仲裁条款中释放出来的女性团体,将只能在特定要求下才气起诉优步,而且只能以小我私家身份提起诉讼。

与Uber的做法类似,Lyft此举意味着那些声称遭到了性骚扰的搭客、司机和员工可以果真与Lyft展开诉讼,而无需被迫走私下仲裁调整的路线。但是这个政策只适用于那些性骚扰受害者。

一位Lyft公司讲话人体现,该公司针对遭到性骚扰的搭客调整了他们的这项政策。他体现:“今天Uber公司做出了一个良好的决策,我们也同意针对性骚扰事件的受害者移除保密要求,而且针对此类事件不再强制执行仲裁,让他们可以选择对自己最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条条款适用于搭客、司机和Lyft员工。”